58网络热点88888

网络红人_网络热点_网络资源_盘点全网新鲜网络资讯

白百何扮演《我们的婚姻》沈彗星(2022年绝对好剧)

0303月
更新时间:03月03日|标签:

  从2020年开始,到2021年年末,整整两年间,白百何连一部电影作品都没拿出来过。个中原因很复杂,很难几句话讲清楚。当白百何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,已经38岁。她主演的电影《门锁》上映,白百何悄悄地回到大银幕,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演艺之路。可整装再出发的白百何,显然变了。

白百何扮演《我们的婚姻》沈彗星(2022年绝对好剧)

  场外,她的性格已然发生改变,面对记者的问题,她再也没有那么耿直地回怼,而是像个大家长一样,耐心地科普独居女性应该注意的问题。

  场内,她接戏也不再“拘谨”。在《门锁》饰演被侵犯的女主方卉后,白百何终于走出了之前“小妞”气质角色的舒适圈。在电视剧《我们的婚姻》中,饰演全职妈妈沈彗星。而这种转变,对白百何来说,对2022年她的演艺生涯来说,或许意义非凡。

  一、白百何押宝在“沈彗星”这个角色上,值吗?

  剧中白百何饰演的沈彗星,看似是个小女人,实则也是大女主。

  沈彗星曾是顶尖大学金融系研究生,毕业的时候与师哥盛江川(佟大为 饰)相恋,好不容易拿到顶尖大厂的offer,可好巧不巧,偏偏怀孕了。

  于是沈彗星决定以后相夫教子,成为全职妈妈。

  可全职妈妈的角色并不好当。

  虽然她能做一手好饭,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,不仅能干电工,还能干焊工,女儿也被她教育地知书达理,懂事听话。

  但在丈夫盛江川眼里,她依旧“低人一等”。

  盛江川早已熟悉了“女主内男主外”的家庭生活,他觉得自己是家庭的顶梁柱,苦苦支撑一个家的经济来源。

  甚至带领家庭实现了消费跃级,全靠自己的一己之力。

  这样一来,沈彗星的付出,就被全部下意识抹杀了。

  显然,在盛江川眼里,带孩子做家务和工作挣钱是有高下之分的,夫妻俩因为家庭分工的问题频频吵架,矛盾爆发在即。

  这个节骨眼,沈彗星想到了一个好方法。

  她将女儿提前送进学校,离开了自己工作六年的“家庭主妇”岗位,准备重返职场。

  可六年与社会和职场脱节,在HR眼里却不是什么优势。

  沈彗星找工作不是石沉大海,就是频频碰壁,就在心灰意冷的时候,丈夫盛江川的对手公司云杉长青,却向她抛来了橄榄枝。

  沈彗星满怀期待接受了这个助理的岗位,可进入云杉长青,也意味着无论在家里还是在职场,都要开始跟自己老公唱“对手戏”。

  怎样重新找回自己的价值,怎样在家庭和职场“双碾压”亲老公盛江川,大女主沈彗星的好戏,似乎才刚刚开始。

白百何扮演《我们的婚姻》沈彗星(2022年绝对好剧)

  二、揭开了成年人,以及夫妻间难以启齿的3个生活真相

  虽然《我们的婚姻》依旧是当代都市职场剧,可与其他的职场剧不同,本剧的偏重点,在婚姻以及男女分工给家庭带来的影响上。

  本剧开篇的时候,就用盛江川的一个经典论断给定了调。

  “人生就像耍杂技,你不可能接住所有的球,必须得分清楚,哪些是水晶球,哪些是橡胶球。”

  而在盛江川的心里,事业才是水晶球,因为接不住会碎,但家庭无疑就是橡胶球,接不住非但不会碎,还会弹起来。

  这就引出了现代家庭关系中的第一个痛点:分工不均。

  相夫教子和赚钱养家,到底哪个更重要?吃瓜群众有不同的看法,或许身处婚姻中,更加感同身受。

  而在男外女内这种典型的都市家庭关系模式中,抛头露面频繁社交,给家里挣足面子的,一般都是男性,比如盛江川。

  拖泥带水,做饭洗衣,操持家务的,一般都是女性,比如沈彗星。

  剧中有一个情节,特别有代表性。

  两人搬新家,从买房到装修到搬家,全靠沈彗星一人操持。

  此时,盛江川在外面,应酬着可有可无的饭局。

  沈彗星打电话过来,盛江川还会给他演一出“戏”,一出这个应酬不得不去的苦情戏。

  房子搬好了,家里收拾到位了,盛江川迈着醉醺醺的步伐回家,连自己家住几楼都不知道。

  师弟让他回家帮忙,他回怼“我又不是搬家公司”,孩子生病让他回家,他会说“我又不是医生”,孩子的前六年,盛江川打着事业的旗号,做着“形爹”的工作。

  喝醉回家躺在床上,一句“家庭全凭自己一己之力”,搁谁谁不火大?

  正因为沈彗星的付出和牺牲,在盛江川眼里“低人一等”,所以他们家庭的矛盾,迟早会爆发。

  如果只有盛江川沈彗星这一对,那《我们的婚姻》中的“我们”,似乎无从谈起。

  电视剧贴心地为我们设置了“对照组”:蒋钦饰演的董思佳和是安饰演的李宇文。

  他们家庭的分工与盛江川家恰好相反:女主外,男主内。

  是的,《我们的婚姻》中,出现了国产电视剧里罕见的全职爸爸。这罕见的全职爸爸,也揭开了第二个痛点:夫妻关系不对等。

  董思佳是云杉长青投资公司的副总裁,收入不菲,压力很大,时不时还需要用酒精来缓解情绪。

  李宇文虽然毕业于高校文史戏,但乐于为家庭奉献,为了让妻子一心拼事业,专职在家带起了孩子。

  他心思如丝,知识渊博。但在中国人传统的认知观念中,这样的全职爸爸更不受尊重。

  每当董思佳听到“吃软饭”、“靠老婆养”之类的词,就会炸毛,因为她能体会老公的不易。

  所以在老公生日宴上,她也会给李宇文足够的面子,告诉大家李宇文对家庭的贡献。

  可因为家庭分工的不均等,照顾孩子六年的李宇文,也早就受够了外面的眼光和非议。

  夫妻关系之间的嫌隙,因为这种不对等的关系,早就悄悄产生了。

  董思佳想来羞于在外谈起自己的老公,不愿意带老公出席单位的各种活动。李宇文希望孩子上学以后出去工作,董思佳竟然跟盛江川一样,一顿冷嘲热讽泼冷水。

  看,当男性陷入“全职爸爸”的窠臼,这种歧视只有更甚。

白百何扮演《我们的婚姻》沈彗星(2022年绝对好剧)

  除了董思佳和李宇文这对“对照组”,《我们的婚姻》中,还有第三类夫妻,那就是蒋静和陆维斌。

  蒋静其实就是弱化版的沈彗星,而陆维斌则是强势版的盛江川。

  蒋静没有想实现自我价值的理想,只是一心想做好全职妈妈,她的心态,是像伺候老板一样伺候老公。

  他们俩的婚姻关系已经完全失衡,也展现出第三个痛点:沟通不畅的副作用。

  正因为对老公像对老板,蒋静什么方法都用上了,想让自己父母陪孩子出去旅游,又不好意思向老公说,于是假装腿受伤。

  因为用这样的方法,能争取到自己父母带孩子出国的机会,也让老公没话说。

  但夫妻间这种沟通方式,显然是最不明智的。

  撒一次谎,需要用很多谎去圆,久而久之,即便说的是事实,婚姻关系也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。

  三段关系,层层递进,既讲婚姻问题,也说家庭问题,既有男主内女主外的传统歧视,也有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矛盾。

  归根结底,从这三段关系中,我们看得出《我们的婚姻》想要探讨的核心,也就是婚姻中的平等问题。

  无论全职在家还是上班养家,这都是夫妻二人的分工不同。

  沈彗星并不是抵触全职妈妈这个角色,而是抵触社会对这个角色的歧视,更抵触自己老公莫名的优越感和成就感。

  或许刚开始的新婚夫妇,认为赚钱养家和全职在家一样重要,可随着社会地位的提升,收入的不断提高,双方的差距会不可避免地增大,沟通的鸿沟会越来越宽。

  久而久之,无经济收入的一方,会对另一方造成依赖,而赚钱的一方,又很容易将此当作筹码,以获取家庭中的主导权和话语权。

  矛盾便会因此产生了,这也是大多数现代单职工家庭无法幸福生活的根源所在。

  《我们的婚姻》并没有试图给出某种解决方法,而是在通过不断的剧情和故事,尝试让大家看到男女思维方式、生活方式和想法的差异。

  这种差异可以作为沟通的桥梁,也或许能成为解决婚姻矛盾的灵感,给观众以启发。

  众所周知,白百何2006年出道至今16年,不管是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还是《失恋33天》接戏角色一向保守,多以“小妞气质”角色为主。

  这次“破圈”,与佟大为合作《我们的婚姻》向大女主角色再进一步,目前剧集上线后,一度拿下7个视频网站热播冠军,播放量破1亿,无疑也成了2022年开年的国产剧的又一副王炸。

  “小妞电影”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,“大女主”的序幕却才刚刚拉开。

  白百何,未来的表现如何,我们拭目以待……

推荐阅读

揭秘呼格吉勒图冤案详情(9年后父母获赔205万)

洪门崩牙驹尹国驹个人资料及简介(崩牙驹是什么人物有加代厉害吗)

商丘未来经济发展规划(经济增长点在哪里)

宁波奉化的房子最新消息(奉化的房子值得买吗)

长春的建筑鸽子楼是什么意思(一种有时代感的建筑)

南宁找翻斗车司机很多是传销吗(一定要小心)
南宁找翻斗车司机很多是传销吗(一定要小心)